2020-9-24 星期四
  • 站内搜索:

您当前位置:首页 >> 论公证在民事纠纷解决中的作用

论公证在民事纠纷解决中的作用
发布时间:2016-11-19   浏览量:1633


民事纠纷是平等的民事主体之间所发生的关于民事权利义务的争议和冲突。人,是单一的个体。是组成社会关系必不可少的纽带和支点。人与人的关系的总和就是社会。它产生根源有四个方面的原因: 其一、随着社会生产力的提高,生产资料私有制的形成,人与人之间那种“大锅饭”模式便打破了,彼此会产生了不平等感,物质上的落差会引起不满。其二、人类的劣根性的本质决定人们在处理问题上不可能做到大同世界里的理想的、完美的状态,最起码现在我们无能为力。其三、人是有着丰富思维的高级动物,且每个个体都有它的差异性,当两个迥异的个体交集在某个点时,纠纷就随之产生了。其四、人类有很高的欲望,物质的、精神的,他们的表现都带有私化的性质,现在社会发展水平无法做到共产主义世界里的无劳无动、锦衣足食的生活,即便那样我想仍然会有争执和纠纷。 民事纠纷的内容是争议中的民事权利义务关系。民事权利义务关系是由当事人实施民事法律行为,依照民法的规定而形成的。在这种关系中,一方享有权利,另一方负有义务。反之也是如此。当权利者的权利得不到实现,或者义务者的义务不予履行,这必然使正常的民事法律关系发生冲突,处在失衡状态。这种状态,是在当事人双方的意志对立的基础上形成的,因而便构成了纠纷。 民事纠纷是法律纠纷的一种。法律纠纷除民事纠纷外,还有刑事纠纷和行政纠纷。其中前者为自力救济,后两者为公力救济。公证作为自力救济的重要方式,以其独特的公证效力模式对民事纠纷发挥着特有的作用。本文仅论述民事纠纷的解决方式中公证效力的解决机制。 公证效力指公证机构所出具的公证文书在法律上所具有的效果和约束力,有时直接称为公证书的效力。我国现行的《公证法》、《民事诉讼法》和《民事诉讼证据规定》都对公证的效力有所涉及。尤其是《公证法》第五章对公证的效力做出了详细规定。 (一)、证据效力 证据效力是指公证书是一种可靠的证据,具有证明公证对象的真实、合法的证明力,可直接作为认定事实的根据。 《公证法》第三十六条规定:“经公证的民事法律行为、有法律意义的事实和文书,应当作为认定事实的根据,但有相反的证据足以推翻该项公证的除外。”证据效力是公证书最基本的效力。一般而言,公证的证据效力包括两方面内容:一是公证证明的内容属于司法认知的范畴;二是从证据材料的优先性来看,经过公证的书证证明力大于一般的书证。 公证书与一般书证(包括国家机关、团体、企业事业单位等出具的公证明和个人出具的私证明)在诉讼中的地位和证据作用有着显著的不同:人民法院在诉讼中,对当事人提供的包括一般书证在内的七种证据,“必须经过查证属实”后,才能作为“认定事实的根据。”对于机关、团体、企事业单位和个人提出的证明文书,人民法院“应当辨别真伪”,审查属实后,才能“确定其效力”。而对于公证文书则首先确定其证据效力的地位,可予以直接采证,只有在掌握了足以推翻其的相反证据时,才可将公证文书带进审查核实的程序,而且将这种足以推翻公证证明的“相反证据”的举证责任归于他方当事人。总之,如果没有相反的证据,或者虽有相反的证据,但不足以推翻公证证明时,公证书具有可靠的、强有力的证据效力。这充分说明了公证书在诉讼中的证据地位高于其他一切文书,其证据效力也强于其他文书。公证的证据效力是广泛的,不仅体现在诉讼活动中,更主要的是表现在民事、经济交往活动中。 1、证据效力在诉讼中 诉讼是当事人在权利遭受侵犯时寻求司法救济的方式,而证据则是诉讼的核心。一旦当事人纠纷到了诉讼程序,就表明他们矛盾到了不可调和的地步,期望通过国家强制力来维护自己的权益。而当事人如果希望自己的诉求被法院接受,是要通过证据来表达的。二〇〇二年四月一日起开始施行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以下简称《若干规定》第九条第六项规定,已为有效公证文书所证明的事实可以直接认定为判案的依据,当事人有相反证据足以推翻的除外。所谓司法认知,是指法官在审判过程中对于事实或者法律的认知。法律及司法解释均赋予了公证证明的法律行为、法律事实和文书很强的证据效力,那么法官对于经法定程序的公证证明不需要当事人的举证、质证,除非对方当事人提出足以推翻公证证明的相反证据,否则人民法院就可直接将其予以认定,并作为判决的依据。这是公证证据材料的优先性的表现。《若干规定》第七十七条第2项规定,涉及了在人民法院就数个证据对同一事实的证明力上,物证、档案、鉴定结论、勘验笔录或者经过公证、登记的书证、视听资料和证人证言等证据所起的作用。其中规定了公证文书优于其它书证的最佳证据规则。因此,在民事诉讼审判中,当事人对其主张事项有公证证明的,只要提出公证书而无需提出其它证据加以证明,一定意义上免除了当事人的举证责任。法官在证据认定中通过司法认知,认为没有疑异就可对公证证据予以采信,有利于缩短证据质证时间,对事实确认及纠纷处理节省审判时间,提高审判效率。由此我们得出,公证的证据效力在对民事纠纷,特别诉讼程序中起到的作用是巨大的,甚至是决定性的。 2、证据效力在民事交往中 民事交往的形式各种各样,体现公证方面主要有两大类:一类民事交往,涉及人身权及与此相关的权利,如继承、委托、婚姻状况、亲属关系、遗嘱、赠与等等;二类经济交往,最常见的就是合同协议类,这也是最容易发生纠纷的事项,在这里我们主要描述一下经济往来方面的纠纷,因为第一类中包含着许多法律外的因素,有时是法律无法调整的,比如遗嘱公证,在老百姓看来他不是个孝子,这些东西本不应该留给他,但是偏偏给了他。我们不能完全用那是“他的权利”、“他的自由”去解释,我想这里面还包含着情感在里面,而“情”是法律无法调整,更无法衡量的。传统伦理的桎梏让法律很难对此类案件有所作为,只能在他们触碰法律底线的时候,法律才会介入。当今的民事主体在参与民商事过程中,如果没有保留证据或者所持有的证据不具有足够的证明力,不仅利益受到损失,还会产生不和谐的因素。公证在这方面为当事人纠纷的解决提供了帮助,我们以公证的保全证据为例展开叙述。保全证据公证是指在诉讼保全证据以外,公证机构根据自然人、法人或其他组织的申请,对与申请权人有关的,日后可能灭失或难以提取的证据加以验证提取,以保持它的真实性和证明力的活动。诉前的证据保全是赢得诉讼的最佳时机,也是扼杀纠纷的利器,它会促使当事人审时度势的考量自己的行为是否会带来不利的法律后果,心理上造成急迫感,在这种心理的作用下使得当事人正确及时履行自己的义务。 民事主体在交往活动中,由于市场的复杂因素以及诚信的缺失,各当事人必然陷于繁复的考察论证中,这无疑会阻碍机会均等性和市场流通性,不利于经济发展。而如果把彼此预想到的风险交由中立的非国家权力机构的第三方预先剔除,那么是不是可以把风险化于无形中呢?基于此,民商事交易主体在涉及重大、复杂的民商事法律关系时可以通过公证予以法律化、确定化和规范化,有助于交易双方的相互信赖,消除信息不对称带来的疑虑,解决了不必要的麻烦和矛盾。 (二)、强制执行的效力强制执行的效力是指经公证机构依法赋予强制执行效力的债权文书,当债务人不履行或者履行不适当时,债权人可以直接向有管辖权的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而不再经过诉讼程序。 《公证法》第三十七条第一款规定:“对经公证的以给付为内容并载明债务人愿意接受强制执行承诺的债权文书,债务人不履行或者履行不适当的,债权人可以依法向有管辖权的人民法院申请执行。”《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一十八条:“对公证机关依法赋予强制执行效力的债权文书,一方当事人不履行的,对方当事人可以向有管辖权的人民法院申请执行,受申请的人民法院应当执行。”关于应当赋予强制执行效力的债权文书的条件,《公证程序规则》第三十五条规定了三个方面的内容。当一方当事人不履行经公证的且具有强制执行效力的债权文书时,另一方就可以要求公证机构出具执行证书,以便向法院申请执行。此时的执行证书对当事人就意味着它是法院的判决书,它可以更快、更直接地保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 我们知道,我国正处于高速的经济发展时期,人们通过资本的加快流通创造社会财富,通过运作资金增加个人财富。所以在利益的驱动下,人们往往会通过借贷方式聚集一些资金进行投资,可是在借贷过程中市场的前景不可预测性,风险又有时无法避免时。根据具体情况就会出现不同的表现形态。 第一层含义中,出借方对资金安全造成恐慌心理,担心对方的偿还能力及信誉问题,借贷方会对出借方的资金来源、本息是否在法律允许的范围之内及乘人之危之嫌产生怀疑。这时公证机构能为相互不信任的双方搭建一个诚实、可信的平台,引导和促成双方达成合意。在此期间,他们不免有利益冲突和意见不和,公证的司法服务就会消除了双方的顾虑,同时也化解了双方之间一些争执和矛盾。从这个意义上讲,公证机构在预防纠纷的过程中又解决了当事人的在达成合意期间的某些纠纷。 第二层含义中,有一方当事人不履行或者不适当履行产生的纠纷,这种情况下,债权人会向有管辖权的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以求避免旷日持久、纷繁复杂、人财皆费的诉讼程序。若每笔款项都进行诉讼程序,势必增加人民法院的负荷,而且审判期限跨度长所耽搁的时间很可能造成判决、裁定生效时,法院无财产可供执行的尴尬境地,导致结案率低下,而执行率的不足直接影响公众对人民法院乃至法律的质疑和不满,长此以往,人们便不会相信法律,很可能就会采取最原始也最为暴力的手段去解决纠纷,那样势必会影响社会稳定和经济发展。公证机构通过赋予债权文书强制执行的效力的方式,直接解决此类纠纷。 公证债权文书是公证机构的常见业务,也是基本的业务。其根本目的在于督促债务人正确履行义务,维护正常的民事流转秩序,维护法律的严肃性,促进经济的正常流转。而且可以避免因诉讼、仲裁带来时间上的浪费和人力、物力的消耗,这是公证效力对民事纠纷解决的又一大表现。 由上可见,公证对民事纠纷的解决起到巨大的作用,一方面为民事主体解决了他们之间的纠纷,令他们重归于好,另一方面也为审判机关减轻的诉讼压力,为国家和当事人减轻诉累。当前我国全民上下都在构建和谐社会,而公证行业就是建设和谐大军其中默默的一员。公证行业亦是解决民事纠纷和构建和谐社会中不可缺少的力量。 

返回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安徽省亳州市金铎公证处 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0558-5337070/5337071 地址:亳州市友阳步行街
技术支持: 您是第位访客 皖ICP备17012137号-1